J.O.E 环保联盟 | J.O.E Eco Alliance

绿色革命 始于点滴

迈向永续生活,我们能做什么?有时候,简单得超乎想象。

走进武吉班让民众俱乐部偌大的会议室,该区绿色生活委员会主席洪奕龙(54岁)只开了一半的灯。似乎猜到记者心中疑惑,“我们人少,可以省电”。采访途中起身请记者喝水,他问的第一句话是:“你有带水壶吗?”

原来,洪奕龙参考的是他有分参与拟定的一份区内环保活动指南,短短一页却巨细靡遗地列出活动参与者如何落实节能环保措施。例如活动前一小时才开冷气、改用电子宣传横幅、酌量预订食物,以及自备水壶等,从点滴做起,减碳减能耗。

洪奕龙是带领武吉班让民众俱乐部走向环保的幕后功臣之一。他以自己在新加坡建设局与城市发展公司累计的工作经验,义务为该区提供专业咨询,一做就是16年。

建于1989年的武吉班让民众俱乐部外表看似陈旧,却是全国最绿色的建筑之一。自2016年起进行绿色改造,把所有冷气机与照明设备换成节能冷气机与LED灯、安装太阳能板发电和节能感应器以来,每月平均省下50%的能源损耗。

人们一踏入民众俱乐部,就能看到屏幕实时显示建筑内太阳能发电与节能情况。武吉班让也因此成为首所获建设局颁发绿色建筑标志超金奖的民众俱乐部。

推广绿色文化挑战重重

然而,洪奕龙深知,距离走向绿色生活的目标,前方的路并不平坦。他毫不讳言:“改善硬件,有钱就行;改变文化,要靠教育。这也是我们在基层推广环保遇到的最大挑战。”

他说:“经过政府多年宣导,民众深知‘3R’有助保护环境。但他们的一大误解是,要‘3R’就意味着作出相应牺牲,但并非如此。不是不用,而要合理使用。”

所谓“3R”指的是减少使用(Reduce)、物尽其用(Reuse)和循环再用(Recycle)。武吉班让区目前有5万2000名居民,这里的民众俱乐部是区内人流量最大的公共设施之一。

为达到最大的宣传效果,武吉班让去年把民众俱乐部底层改造为绿色学习之旅展览空间,利用互动屏幕和张贴绿色标识,给予民众切实可行的节约贴士,例如购置碳排放较少的节能电器,以及解释关注气候变化的原因。除了吸引路过民众,已有超过12所学校组团带领600名以上学生到场学习。

建国至今不过54年,新加坡将在未来50年面临海平面上升及气温升高等气候变化带来的生存威胁。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上月宣布数项措施加强应对能力,但强调政府无法凭一己之力对抗,促请公众从个人层面做出改变,“不要忽视聚沙成塔的累积效应”。

洪奕龙说:“许多居民其实有心过绿色生活,只是不懂得如何或从何开始,我们就想到实地教导。”他举例,西北社区发展理事会组织基层义工和学生学习分类回收知识后,挨家挨户向居民传达信息,还在每月第二个星期天上午,于西北区23个回收点手把手指导民众如何处理回收物,并细分成电子垃圾、金属罐、玻璃、塑料和纸张五类。

“但看到回收车将分类好的回收物又混在一起装走时,还是挺沮丧的。不过这是全国回收生态系统的问题,政府要考虑改变。基层能做的,是持续不断地教育民众。”

今年恰逢岛国开埠200周年,被问及对国家的期许时,洪奕龙希望新加坡能早日成为真正的绿色社会。

“我的心愿是李总理能在国庆群众大会上正式就气候变化和环保发表讲话。你看,他前年一提糖尿病课题,全国上下的‘减糖’行动在短期内有了飞跃性的进展。”

活用空间打造都市农场

倡导永续生活重温甘榜情怀

打造环保和永续生活社区,在地生产绿色食物也来出一分力。

武吉班让基层义工廖亚秀(70岁,退休人士)擅长种植,与其他社区园丁合力将民众俱乐部后方的社区花园打理得井井有条,每几周就能收成生菜和金宝菜,自给自足。

尽管仍较推崇土耕蔬菜的风味,但在土地紧缺的现实环境下,廖亚秀说,花园改成垂直耕种系统后,“同样的占地面积,以往只种植100棵,如今能种250棵,产量明显提高”。就在上月,民众俱乐部用承包商剩下的PVC水管与铁丝筑起花园围墙,廖亚秀随即种下黄瓜等攀藤类蔬菜,活用空间。

据介绍,武吉班让区有16个社区花园和401名社区园丁,当中许多人是从周边甘榜搬至组屋的居民,特别会种植,社区花园一直供不应求。该区民众俱乐部绿色生活委员会主席洪奕龙表示,如果垂直耕种取得成功,希望由此能开辟更多狭小空间,满足居民种植爱好。

我国目前九成粮食从外国入口。今年初,政府发表“30·30愿景”,即到了2030年,本地出产的农产品可满足国人三成的需求。洪奕龙说,在社区花园种植粮食,也有助于我国加强食物来源及安全方面的储备能力。

他也透露,武吉班让民众俱乐部正与负责落实“30·30愿景”的新加坡食品局商讨,开设都市耕作的技能创前程课程,培养更多年轻的都市农夫。


Source: Zaobao